越野车情缘

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我自己的感情生活和Sandrea很相似,虽然结婚了,可是与男友感情平淡。开始的几年比较亲近,后来慢慢疏远。渐渐地大家各玩各的,互不打扰,也却能平安相处。这几年我逐渐开始对一些比较刺激的户外运动开始感兴趣。也许是因为当人妻时间久了,之前平淡固定的生活索然无味,加上与男友感情冷漠,生活越来越缺乏目标。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朋友,他介绍了越野车比赛,从此我有了一个新的兴趣,当然,也有一段让人回味的艳遇。记得那是秋天的一天,我刚从公司下班,正寻思晚上去酒吧放松一下。那个酒吧我经常去,是一个慢摇吧,氛围是我喜欢的,因为节奏可以自己掌控,也有过几段不错的经历,以后有时间,专门开章节吧。去酒吧前,我要先去给车子加油。车子刚挺稳,我开门出来时候,发觉对面停了一辆跑车。一个男生,有些魁梧,背靠着加油机看着手机。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时,这个男生怎么那么傻,不知道手机在加油时候最好不要用嘛。刚想到这个的时候,那个男生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那不经意的一暼,视线明显的在我身上停留了很一会儿。那时我心里有些愤懑,觉得这个男生有点不懂礼貌。我本人身材不高,略胖一点,体态呢比较中等。虽然已经是30多了,但是因为皮肤很白,所以很多人都以为我才20多岁。平时我比较喜欢穿高跟鞋和短裙,即使开车也是如此。那天我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略有些低胸,后面呢有小半个背部是露出的。在肩膀两边各有两个小的蝴蝶结。那个男生看了我好久,突然抬起手,伸出两根手指,对我摆了摆。『这个男生怎么那么奇怪。』我低下头没有理睬,脸上微微发热,有些恼怒。正暗自生气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上车时因为系安全带,觉得左边肩膀有点压得紧,所以随手把蝴蝶结拆了。想到这里,抬起头一看,果不其然。左肩两条白绸带正在那里飘荡。原来那个男生指的这个啊,此时我才微笑着回看了他一眼,以表示感激。正抬起头,发觉男生眼神视线一直看着我的左肩,我才醒悟到因为连衣裙的上半身是靠肩膀处的丝带连接的,我解开后,左边香肩半露,都能看见了文胸的带子。瞬间我的脸涨的通红,对男生有些恼怒但是又有些气不上来。毕竟对方是好心提醒,上半身的走光也是我自己的疏忽,想到这个,我快速的系好了带子,对那个男生回了一个微笑,比了一个Thankyou的口型,转身就进车了。进车后的我还是有点小脸通红,暗自害羞。这下我记住了男生的脸,有点帅气,看着比较文静。在这里,就叫他A吧。在加油站遇见A后的一周,我的小女友邀请我一起去看越野车。这个小女友,是我从小的好朋友,幼儿园长大。可以说我们两个女孩僧的青春期都是一起度过,对方与男生的首次牵手,初吻,甚至第一次一杆进洞都十分清楚。我和男友感情出问题后,尽管她已结婚,小女友对我却依然很支持,经常陪我出去散心。在这个越野车活动上,我又遇见了A。原来他是比赛车手之一。因此和他成了朋友。他很热心的教我开赛车,甚至陪我一起比赛。不过那段时间,我和他始终都是朋友。几次一起比赛后,终於有一次,我和他迈出了最后的一步。那是正式比赛前的最后一次练车。因为已经预先开了几次,对道路已经熟悉,各个转弯也大致很了解。所以这次练习纯属热身。练车完后晚上,我还约了小女友吃饭。过去的几次的暧昧接触,我对A已经放松了警惕。所以我居然晕了头,穿了高跟鞋,贴身的短裙过去练习。到了赛道后,换上了运动鞋,我正要去换赛车服,A说道,算了,不用了,反正也只是热身,不用开的很快,你这样很凉快啊。开过越野车的朋友都知道,赛车的窗户是不是全部闭合的。因此开动起来,风会很大,所以为什么要戴头盔。A对我说话的时候,我看着他好看的脸,心里怦然,想到的却是穿着裙子,风直接吹进了两腿之间,那会多凉快啊。想到此,脸不禁微红。幸好阳光很足,A应该看不出来。上车,安全带就位,轻叹一口,正要切档位出发,A转过来认真的说,小心点。左手还趁机拍了下我肩膀。刚好拍到bra的肩带。我想到了加油站初见A时的一幕,不禁娇嗔,讨厌。脸红红的开车。一路无话,他发指令,我照做,转弯,升档,降档。我和他配合依然默契。到了终点,那是伴着湖水的一片草地,几棵绿树荡漾,非常惬意。我停了车,走到车前,不禁大伸懒腰。这时候我能感觉到A的眼光一直关注着我。我有点暗自得意。『看来还是有点魅力。』我心想。阳光略有些强烈,但是微风吹过却很舒服。随手解开发结,长发披肩的我,暂态让A立刻目不转睛。我装作不知,A却主动发话,「Mia,这里风景好,给你拍张相片吧!」「好啊!」A让我转身背对阳光,靠在车头。iPhone闪光灯亮过。他走到我身边,将手机递给我,让我检视图片。照片上的我,因为光线缘故,皮肤很白,A很会取景,将我的玲珑线条完全体现。我低头看着照片,发觉相片上的我,胸部看着特别丰满。正在仔细看的时候,A说道:「你真好看,Mia。」抬起头正看见A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认真的样子十分诱人。我脸微微红,「哪有,那么胖。」「没有,你一点不胖,你这是成熟。成熟的女人,有气质的人。」女人都爱听好话,我心里不禁荡漾,「你真会说话。」「Mia,本来就是吗,你的身材很好,皮肤很白,真不知道你男友为什么不要你。」其实我和我男友,还是有点感情,但不是在性上面。多年的平淡,只是一个见面的家人而已。A提起这个的时候,我其实还对男友有点想念的。转瞬间我心情有点低落。「不说这个了,我们要回去了!」说完我就去驾驶侧要打开车门。「Mia,等等,你肩膀上有东西。」「什么东西?」「我帮你弄掉。」「恩。」A的手在肩膀上轻拍几下,略带粗燥的手指碰到了我的右肩,触感让我身体有点发紧。「是一点脏。」说完了,A的手却还停留在肩膀上,缓慢的摩挲。我的小腹开始发紧,感觉乳头开始缓慢的竖起。后脖有着沉重的鼻息声,脑后传来了A的声音。「再休息会儿吧!」我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靠着车门。玻璃的反光透出了A专注的脸庞,他一直看着我。另一只手也放到了肩膀上,同时为我揉捏。「啊,恩,恩……」按摩非常舒服,我不禁发出呻吟。A还在一直看着我,我有点害羞,闭上了眼睛。那双魔手却一直没有离开,继续按捏我酸痛的肩膀。突然我感觉后背有个硬硬的,『好强壮的胸肌啊!』轻轻的靠着,觉得有一种糜情的氛围正慢慢上涌。A的怪手还不停歇,慢慢的开始向我胸部滑下。我没有太多的感觉,肉体上的舒适已经是我有点麻木了。「你好软。」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男人的味道让我脸侧更红了。睁开眼睛,转瞬间,我发觉他的怪手已经到了我的胸部。玻璃的反光,看到一双黑手正缓慢的按压我的白色短裙的中间,乳头传来的压迫感让我不住的呻吟。「啊!!A,不过可以,停下吧,我们不可以……」「Mia,闭上眼睛,我们慢点,你不喜欢可以随时停止。」男人体贴女人,不仅在言语上,行动上更重要。「就放纵下吧!」很久没有性生活让我开始有点饥不择食。怪手依然在摩挲胸部,乳房的快感让我小腹越来越紧绷。我向后靠,触到了他的全身,还有,他的坚硬。『好有力度!』臀沟刚好夹住了他的阳具,A的身体有点颤抖,阳具在臀沟缓慢的上下移动。我依然还是害羞,不敢睁开眼睛。终於,怪手开始向腹部探去。沿着两边腰侧。往短裙下探去。「不要,我们太快了,这样不对。」我还是很娇羞。毕竟这是除了男友后第一个碰我的男生。「放松,Mia,我只想你享受,你觉得不舒服可以随时叫停。」我嘤嘤低声,怪手开始触碰我的大腿。「啊,啊……」原本以为他会直接拉下我的内裤,但是一只怪手向后移到了臀部,另一只,紧贴阴部。A的怪手轻轻抚摸着,我清晰的感觉阴道开始流水,分泌汁液。怪手的手指拨开了内裤边,在阴唇上轻轻摩擦。「不要,慢点,啊……舒服,不要,不要……」我开始语无伦次,依然闭着眼睛,头轻轻的向后靠着他的肩膀。吻来了。一开始只是试探的贴着我的嘴唇。接着唇分,一条柔软的舌头攻破了牙关。我微微看眼,看着玻璃的反光,短裙被拉起,内裤露出,我向后靠着和他热吻,怪手之一却在我阴部揉搓。很害羞,我还是闭上眼睛。A没有过多言语,在臀部活动的手移到前方,将短裙一直拉到胸口。风吹过,我想起他说的凉快。「Mia,你看!」反光里的我已经淫糜,文胸短裤已经没有短裙遮掩。「Mia,趴下来。」我只能依从,身体的反应让我无法抗拒。他的阳具慢慢的隔着内裤滑动,一点点的往阴道进军。「啊,啊……」我阴道分泌出更多汁液。怪手越发猛烈的揉捏我的胸部。此时特别想有他的阳具充实我的阴道。我不顾害羞,双手抚摸他的大腿,臀部向后顶希望他快速进来。「Mia,你来选择,要还是不要?」『全身都已经摸了,难道还有不要嘛?』我嗔怒心道。双手从A的大腿处挪开,轻轻的拉下内裤。阳具直接与臀沟接触,能感觉他的坚硬。进来了,缓慢的,又出去了,巨大的充实感让我不禁有些发晕。A很慢,但是很用力的抽动着,慢慢的快感从阴部扩散到全身。手机突然响了,是男友的语音留言。本不想打开,却不经意碰到了收听「亲爱的,我想你了,非常的想你!」A停顿了,我睁开眼,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的眼睛,我害羞的闭上了眼睛,臀部往后一顶,主动用阴道套弄阳具。「你想你男友吗?」「恩!」「那你为什么还和我做?」「我不知道……啊!恩……恩……啊!」「舒服吗?」「恩,舒服,快点好吗?」A开始加速,冲刺,一阵阵的高峰让我语无伦次。「你好厉害,你好大,啊……啊……你好粗,舒服,快点……快点……」终於,在我的尖叫中,A结束了冲刺,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精液狠命的冲击我的宫颈。我已经没力气了,半靠在他身上。A很细心的为我收拾,从我两腿间摸了淫水。「Mia,你看!」「讨厌!」我脸更红了。A又开始吻我,我这次不再害羞反手勾住他的脖子。「你让我很舒服。」「是吗,你喜欢吗?」我轻声应到「恩」。「还想要吗?」「讨厌……你占我便宜还说这个。」「你男友不知道你有多好,不珍惜你,只好我来珍惜了!」「你不要说他,我和他很复杂。」A很乖巧的没有再提。帮我短裙整理好后,还在我的臀部轻轻的揉捏。「干什么啊!」「我的太粗了,怕你疼,给你揉一下。」说真的是有点不舒服,不过快感大过了不适。A的体贴让我很感动。「我们回去吧,太晚了,我还要和小女友吃饭。」「你都这样了,你还去。」「怎么了,我还要吃饭啊!」「你还没吃饱吗,这个小嘴。」A的怪手又在摩擦我的阴部。「你讨厌,白给你便宜了,啊!不啊……慢点,真要走了……」要不是赶时间,我真想和他再来一次。分别时,他的吻却更霸道,「你是我的,我不管你男友怎样,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没有应声,看着他,表情从嗔怒到娇羞,「你啊……」我给了他一个吻,却害羞的钻入我的车子里。好久没有做爱了,真舒服,我心想。A是我至今都很固定的炮友。我男友,也是后来的先生,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存在。A和我的默契,特别是性爱上的和谐,是最高的。【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