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之罪

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夏末午后的天气还是很燥热,从单位下夜班拼车回到丽阳小区522002室租住的房子里已是汗流浃背,车因前些天被一个三轮车追尾到4s店“住院”了,挤这个小城市里不开空调的公交车确实不怎么舒服。开门,换鞋,脱衣服,日复一日的三件事显得特别的枯燥无味,冲了个凉之后煮了一碗面吃完躺在床上,戴上耳机听了一会没什么声音,楼下应该没人,便开了空调准备小睡一会,刚要睡着,听到“嘎达、嘎达”高跟鞋响的声音楼房层高较低。隔音相当不好,甚至有时候楼上、楼下说话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楼下那个女人应该回来了,我兴奋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回想着前天晚上楼下女人的叫床声我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我在消防上班,开消防车,上半个月,休半个月,特别清闲。从部队退伍转业在公安局工作,刑侦科,普通科员,因为有窃听及监控设备的技术支持,平时也暗地里接一些私活,比如一些专业私家侦探的活找女人或男人出轨证据等。因为这个被单位开除公职,拖之前的战友在消防找了个一个月2000块钱的临时工作,因为时间比较充裕,没事的时候就干起了老本行。7天前有一个男人打了我的另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我专门用来接私活的我老婆都不知道这个号码,一般都是比较铁的哥们介绍的,我也不想因为这个再把现在的工作丢了,可不干私活靠死工资我连孩子都不敢要,这也是我比较纠结和苦恼的问题。“喂,您好”,我按下了接听键,看来电显示不是本市的号码,但号码很气派,尾号8888。“您好,您是小黑吗”“您通过谁知道这个号码的”我一般很警惕,不是熟人的活我不接,铁哥们雷子前几天告诉我说有个活让我帮个忙,我想确定一下是不是这个人。“雷子,我是他的叔伯舅舅”,他简练的回答到。“您有什么需求,窃听10000、视频25000,不包括设备费,我有的设备收取500元的使用费,没有的设备我会让你购买。”,我一般喜欢开门见山,能打这个电话的一般都知道我能做什么,有能力做什么,问需求、谈价格、商量合同时间,能接就接,不能接就算了,可有时候碍于朋友面子,不喜欢的活也接了,包括调查出轨、捉奸的活我就很反感。“能当面谈吗,我在本市”,我话还没说完,他说道。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看看我本人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专不专业。“好,明天上午十点,上岛咖啡厅,卡包206”。第二天上午我下了夜班,上岛咖啡厅206卡包,按了一下迅玲,我不喜欢喝咖啡,让服务员给我倒了一杯免费的柠檬水,刚喝了一口,服务员领着一个身高约175cm,穿戴整齐,年龄约45岁的中年男人在我座位对面坐下了,点了一杯拿铁,不加糖。“小黑”,他礼貌性的向我微小并伸出了右手,我和他握手的过程中因他往前伸胳膊,衬衣的袖口往上窜了窜,虎口处有一个纹身,因为一晃而过,像是某种动物的脚,又像是蝴蝶的翅膀,因为只看了局部,不知道往上还有没有。他的手很白很细腻,手掌没有老茧,应该是做文职工作或是开公司的大老板什么的,从手机尾号8888上可以看出来,和我交谈中,他左右手习惯性的放在桌面上,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很特别,是黑色的,是一条眼镜蛇盘在手指上,眼镜蛇的两个眼睛很精致的镶刻了两颗钻石来代替,应该价格不菲。言归正传,他戴着墨镜,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雷子是我外甥,他说您能帮我解决我的问题”。“雷子关系和我没得说,您谈谈您的需要”。“我经营者一家医药公司,最近销售额、营业额总是上不去,我怀疑我的副总李淑洁借着公司的名义走私活”。我一听是私底下调查财务的经济问题,这个最枯燥无味了,主要是窃听和视频都没有正式法律文书批准的,即使有证据也拿不到台面上来。有些客户一着急把这些东西拿到台面上来比较麻烦,因为我干的活本身就是窃取别人隐私,触犯法律的,钱没挣在我的右侧给那个男医生打下手,我低头看她的腿很美,很直,清创缝合之前打麻药很疼,我咬着牙坚持的鼻尖冒汗了。她出乎意料的拿无菌纱布给我擦汗,擦完汗又给放回清创包里了,被那个男医生训哭了因为违反了无菌原则,我对她挺有好感的,因为我长得也不帅,身高170,因为当过兵,就是体型比较健硕,那时候没敢寻思泡妹子什么的,又没有钱,没有房子。看她哭了,我说没事,我们小时候挨磕碰出血了都拿草木灰止血,都不会感染什么的,这个比那个卫生多了,又讲了不少荤段子,气氛一下活跃起来了,后来我伤口换药都是她给换的,她之前对法医很感兴趣。加之我是刑侦科的也对法医多少有些了解,有了话题就不尴尬了,后来就留了电话,总一块吃饭什么的,日久生情,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后见了双方家长,我那时有事业单位编制,就是工资低点,双方家长都同意这门婚事,家里给拿钱交了房子首付,贷款把房子买了就把婚结了。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她在医院很忙,前两年没敢要孩子,第三年想要孩子的时候因为我被单位开除,心情一直很低落又错过了一年,因为她心情不好了总拿我被开除的事情说事,说我挣的少什么的,这几年总吵架,我也不敢让她知道我现在还干着私活的事情。瞒着她说我和雷子在c市做点小买卖,雷子帮我掩饰的很好。她忙着晋升主治医师,又是住院总,很忙,总在医院盯着,做爱的次数也少了,我即使休假有时好几天见不到她,见到了有时看她挺累的也不好意思要求亲热,即使亲热也必须带套。她说晋升完主治再要孩子,所以我一直就没有内射过,这层套弄得自己都有点性冷淡了,可也没办法。韩寒说的好:“我努力的挣钱是为了守住我自己的爱情不被别人践踏及诱惑”大概是这么说的,所以我隐瞒这个事情也是为了这个家,能给她和孩子一个好的未来,这几年我也攒下了一些积蓄,等着她晋升完了准备要孩子。我给她拉了一下被子,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她“嘤”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睡着了,看了她那让人垂涎的乳沟及臀部,叹了口气从卧室出去,来到厨房慢慢拉开橱柜下特制的暗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夜行衣及头套,强光手电什么的。下意识的带了一把匕首,总感觉这趟活不会那么顺利,我的第六感总是很准。出门时,把那两万定金拿出来5000备用,其他的放到了老婆的包里,附上一张告诉她好好照顾自己我要去c市办点事情的字条。从小区开车出来到单位拉上装备已经下午4点多了,b市离我这2个半小时的车程,因已经立秋了到丽阳小区停好车已经晚上7点多,天已经黑了。进了2002室的房间后观察了一圈,还是精装修,厨卫什么的都能用,两个卧室有各有一张大床。收拾的很干净,有一股新装修材料的味道,他妈的这样在有钱人眼里就是简单装修,我心里骂道。把监控设备摆好,拿了一个军用潜望镜从阳台窗户往下一层的窗户伸去,观察一下李淑洁家有什么人没有,从我这边的小镜头看下去漆黑一片。应该是没有人回来,我冲了个澡,泡了一碗面,躺在床上有点惦记庄颖,随手拿起电话,刚要拨号,听到楼下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关门,“嘎达嘎达”高跟鞋响的声音,楼下回来人了。考虑这栋楼的隔音不好,因她家楼上一直没住过人,突然有走路声怕她多疑,我光着脚走到阳台的窗户前慢慢的把潜望镜往下放,光一点点从镜面上反射过来,首先入我眼帘的是一双洗过的黑丝袜,连裤的那种,裤袜旁边是一条蓝色蕾丝内裤,小的可怜。穿上了可能露毛的那种,看着这条性感的内裤,好奇心催使我想看看它的主人长什么样子,透过阳台的玻璃看到一个从身材及穿着估摸着年纪约35、6岁的少妇,披肩发,身材丰满,因离得较远,她背对着我弯腰在门口的鞋柜前脱袜子,身穿那种职业女性的一步裙。屁股很大很翘,我想象着她会不会和雷子的舅舅有一腿啊,这时她另一条腿上的丝袜已经脱下来了,回身可能要扔到卫生间去,走的比较快还是没有看清脸,接着她从卫生间里出来向阳台走来,我赶紧把镜子往上拉,听到她拉窗帘的声音,可能要换衣服。我没在往下伸镜子,过了一会,听到打火机的声音,接着飘来一股苏烟的味道,说实话我对吸烟的女人没有好感,电话铃声响了,苹果手机的欢乐时光,接着听到她说:“老公,我刚到家,今天去a市的中心医院主持了一个药品学术会议,开车刚回来,嗯,对,侯总没参加,说是有别的事情。他让我负责这个会议,下午又安排医院的专家们吃饭,没喝酒啊,这不也为了能多争点业绩吗,今天周五,儿子明天不上课去姥姥家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嗯,后天,好的,挂了吧,今天累了,我洗洗澡睡了,明天还得去a市,太晚就住a市了。那边负责市医院的几个代表最近业务有点差,我得去盯一下,你在那边多注意身体啊,嗯,好的,哎呀你就放心吧,侯总现在可顾不上财务上的事情,忙着泡女人呢,等再多弄点钱,咱们就收手了,后天你回来了让你那个朋友把这半年的钱给洗洗吧,攥在手里不踏实,我好把之前的账从电脑里删了,嗯,好的,再见老公,么呐”。接着就是微信消息的声音,她最后应该是用微信语音了一句:“他后天回来”。她嘴里说的侯总我想应该是雷子的舅舅吧,想不出那么温文尔雅的人也会外面沾花惹草啊,人不可貌相。看来她确实黑了雷子舅舅的钱,从最后那句他后天回来应该这娘们外面有姘头,她说明天去a市,我想应该有一上午的时间去她家里转转了。我点了支南京开始构思把隐形摄像头安在哪个位置,楼上楼下户型是一样的,这时我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老婆的,“喂,睡了吗老公,你回来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一万多块钱啊,你可别为了挣钱跟雷子干犯法的事情啊,我之前跟你说的都是气话,我每天上班挺累的挺烦的,就是跟你撒撒气,你别忘心里去啊”,“没睡呢,跟雷子到这边捣鼓点从宾馆淘汰的二手床,他县城里有销路。挣个差价,我没多想,之前是我太自负了,觉得干这个不会让领导知道,怨我”,我瞒着她说着,心里还是挺暖和的,最起码她比之前说话温柔多了,她又问了我哪天回去,回去之前提前给他打电话,我说没准呢,我还有十天假期,怎么这边事情有点进展了再回去啊,就糊弄糊弄把电话挂了。想着明天还有不少活干,把准备的旋降绳啥的试了试,一切准备就绪,好好睡一觉。白天可能是累了,晚上做了一宿的梦,梦见一条蛇缠着我的脖子,我喘不过气来,远远的过来一个人,带着犯人枪毙时的头套,只露着一张嘴,他嘴角上扬冲我笑了笑,这笑我怎么都觉得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蛇越缠越紧,我眼前已经发黑了,同时听到一声枪响,那个头套男后脑中枪,血喷了我一脸,我一惊,醒了,小区里应该有结婚的,噼里啪啦在放炮,我抬起手腕一看表,已经上午11点多了。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