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

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我说逸辉呀!妹妹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呀!’一对夫妇对着一个身材略瘦的青年说着。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张逸辉,生长在一个很平凡的家庭,从十二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癖好。记得大约在我八岁那一年的某一天,父亲在上班,而母亲则出门买菜。那时我和我六岁的妹妹张逸蓉一起看着电视,转台转着,忽然转到了催眠秀。因为很无聊的关系,于是年幼的我对着妹妹说:‘逸蓉,要不要学学电视里面试试看呀?’妹妹用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也很好奇的样子,于是点了点头。‘呃……那我试试看,集中你的注意力,看着我的左手……上面有个很棒的东西,但是非常的渺小,要非常专注的看着它,慢慢的你会感到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我看着电视上的催眠师,并跟着催眠师念着他口中的台词,‘不停的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但总会被那一个东西给吸引回来……’‘于是你发现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想注视它,它所散发的光芒是那么柔和,就像躺在床上舒服的睡着一样,越来越想睡了……眼皮越来越沈重,你很努力的想把眼睛睁开,但越努力你会发现眼皮越是沈重,就这样,眼睛慢慢的闭起来了,陷入像刚刚看见那东西一样柔和的世界……’我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却没注意到妹妹的状况。当我突然正想转头看看妹妹的情形时,那催眠师又说话了,于是我又把集中力转回电视上。‘我数到三,你会睁开你的眼睛,但是依然是在刚刚那柔和的世界之中……一、二、三。’电视上的那人慢慢的睁开她的眼睛,注视着催眠师。‘如果你听见我的声音说出“你被催眠了”这五个字的话,你就会陷入像现在一样的状态,甚至可以更深的去感受那柔和的世界。请重复一次我刚刚的指令。’‘如果我听到你说“你被催眠了”,我就会回到这样的状态,甚至更深刻的去感受它。’听到这话,让我吓了一跳,不只电视机上的人说话,我还听到妹妹的声音……回头一看,妹妹那原本充满着朝气的眼睛变的空洞无神,让我一时慌掉了。怎么办……妹妹被我催眠了,怎么办?才八岁的我当然想不出什么办法,于是很天真的用手抓着妹妹的肩膀晃动,也许是妹妹还没陷入太深的催眠状态,被我摇了三四下后,双眼忽然恢复以往的灵活,对我笑着说:‘哥,我刚刚怎么了?’我看着妹妹恢复原样让我松了一口气,不过那空洞的眼神却深深的打动了我。直到现在,我还是对催眠十分的着迷。不过阅读过大量的书籍之后,我也对催眠他人感到绝望了。当初我能催眠妹妹最主要是她对我有绝对的信任,相信我不会伤害她,而且那时的她年纪还小,心智自然没有成熟。炎热的夏日虽然不是十分的讨喜,但也因为这样我才会有难得的暑假可以放。今天爸妈因为一些事情回乡下,一大早我就得打醒瞌睡虫起来做早餐给妹妹吃……‘哥,你觉得陈信凯这个人怎么样?’吃着早餐的妹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了,陈信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和妹妹有点暧昧,长相还不错,之前来家里给我的印象也不差。‘还不错吧!怎么?他要追你?’我一边吃着不小心烤焦的吐司,一边问着妹妹。妹妹闻言俏脸突然冒出一片红霞,‘没事,我进房间看书了。’说完匆忙的走进了房间里面。虽然长大后我们兄妹的感情还是不差,但性别的关系终究让我们之间多了一层无形的墙壁。我继续吃着第二片已经和竹炭面包无异的吐司夹蛋,看着今天的报纸,忽然在影视板看到一篇马汀大师至某地表演催眠秀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十二年前那已经忘掉的催眠片语。抱着试试无彷的心情,我走到妹妹的房间敲门。‘什么事?’妹妹的门是锁着的,似乎无形的墙壁越来越多,我也知道她有很多事情并不会想给一个男生知道。‘你被催眠了。’‘……’回答我的是一片寂静的声音。‘逸蓉?’我将耳朵靠在门外,只听见一丝丝缓慢而微弱的呼吸声,于是心下开始着急了起来……好险爸妈的房间抽屉有全部房间的备用钥匙,我去爸妈的房间拿了钥匙后,对着门口大声喊着:‘再不出声我就要进去了!’此时的我可以很清楚的听见自己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缓缓的将钥匙扭了一圈,慢慢的将门打开。映入我眼前的是以粉红色为主调的房间,HelloKitty的床单,与躺在上面,双眼无神的妹妹。难道真的有效吗?抱着怀疑的心理,我开口测试道:‘逸蓉,回答我,我是你的谁?’‘你……是张浩远,我的哥哥。’妹妹的樱唇用不带任何语调的平静口气回答。听到这话的我吓了一跳,急忙问道:‘那你现在几岁?’‘六岁。’果然没错,张浩远是我的旧名,我在三四年前将名字改为张逸辉,但是妹妹怎么会回归到六岁……我仔细回想起当时所给的指令,却发现当时并没有给妹妹回到六岁的状态呀!‘请重复第一次我让你陷入这世界时的指令,好吗?’妹妹点点头,将十二年前我下达的指令完整地重复一遍,我才发现一个盲点。那时的我命令她会回到当时的状态;也就是回归到六岁的催眠状态。被催眠的妹妹……我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就是刚刚的事情,但是六岁的妹妹怎么会知道十二年后的事情呢?于是我调整一下脑海的思绪,向妹妹命令着:‘我是你哥哥,对吗?’‘嗯。’‘我是你最亲密的哥哥,所以你什么事情都会听从我的命令,因为你相信我。’妹妹想了一下,发现逻辑正确后,又点了头。我随手拿起妹妹房间里的闹钟,开始胡扯着:‘这是小叮当的神奇时光机唷!短针只要每转一圈,小逸蓉就会发现自己又长大了一岁,知道吗?’妹妹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手上自己最熟悉的闹钟点头着。于是我开始转起了闹钟,转了大约十二圈后,开口问着:‘现在妹妹你几岁了?’‘年龄是女人的秘密!’,这个回答让我完全确定妹妹已经回到十八岁了,即使这回答不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她该回答的方式。‘好了,即使长大了十二岁,妹妹还是会完全相信哥哥唷!’我见妹妹没有表达意见,继续说着:‘那么妹妹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刚刚会问我陈信凯的事情吗?’还处于催眠状态的妹妹居然皱着眉说:‘哥哥想知道?’‘是呀!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说谎,所以你也会完全相信我。’‘其实……明天是他的生日,我……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他做生日礼物。’……这句话对我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也让我惊觉到,妹妹确实长大了,要嫁人了……不对,终于有性的观念了……但是万一那混球上完就走人怎么办?我养了十几年那可爱的老妹就这样被当作资源回收品一般丢掉?为什么说是资源回收品?因为丢掉还会被别人捡来再利用!然后一直地恶性循环下去……我靠!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不过我不想干涉妹妹的自由呀……啊!有了,让那混球得不到第一次就好了,不过,难不成要我来?想到这里,看着五官有如名雕刻家作品般精美的妹妹,脑袋中的细胞登时分化为两个党派。其中一派打着“哥哥对妹妹不会像用完就丢的保险套一样,所以要自己来!”的口号四处横行着,这一派里面,大多数的细胞似乎都是红血球。另一派则打着“妹妹的事不用哥哥插手,不管后果如何,都是她的命。”的口号,这口号实在让我不太认同,而其主要干部居然是负责免疫系统的白血球。几经交战下,红血球们连连战败,被白血球们逼到我的下体……想着想着,我几乎可以模拟那情境了。红血球们用威胁的语气说道:‘敢反对的话,我们就赖在这一辈子罢工,让这玩意儿一直充血,让你们缺氧!’看来,我也是支持前者的。于是我开始对眼前的妹妹下命令道:‘你会随着你的呼吸次数越来越放松,慢慢闭上你的双眼,待我拍手后,你的眼睛就会张开,张开后你会认为今天已经是陈信凯的生日,而现在所听到的声音的主人就是陈信凯。’我默数了几秒钟,发现妹妹的身躯已经呈现松软的状态后,拍了下手,妹妹的眼睛马上睁开来,起初还十分晃神地用手揉着眼睛,过了一会儿,妹妹的身体一震,讶异着说:‘信……信凯!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我也突然吓了一跳,忽略了这个问题,急忙想出了一个烂透了的理由说:‘你说要给我看个礼物才带我来的呀!’妹妹顿时语塞,片刻后,眸子中透出一丝丝地爱意,轻咬着下唇一字字缓缓道:‘我……想给你的礼物就是……我的第一次!’我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妹妹却不待我开口,马上将樱唇贴上我的嘴。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开始回应着妹妹的挑逗,两条灵蛇似的舌头贪婪地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妹妹一边脱下今天穿着的白色T恤,露出那纤细的蛇腰,再上去则是将傲人双乳完全包覆住的白色胸罩。虽然妹妹高中毕业不久,但是身材已是有模有样了,看着看着,不自觉的两道鼻血从鼻孔中流出,妹妹见状急忙拿起卫生纸擦拭着说:‘怎么流鼻血了!’这一靠近更不得了了,诱人的少女体香让我残存的一丝理智完全崩溃,把妹妹推到在床上后将掩盖住未经人事的秘密花园的碍眼牛仔裤脱下来,一件白色的内裤就呈现在我的眼前,还可以看到一小片的水渍透出黑色的阴毛!想不到妹妹已经湿成这样……于是我也懒的搞什么前戏了,反正重点都是在主菜,前菜不吃一样不会拉肚子!我连同内裤,直接将两件裤子脱下来,露出那被红血球占据多时的肉棒,妹妹看到后身体不禁抖了一下,连声音有点抖的说:‘这东西真的放的进来吗……’我不想多话,因为我知道再讲下去只会让妹妹的兴致降低,最后破处的时候会更痛而已。我用手把妹妹的内裤向下褪去,已经湿润的淫穴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稍微对准后,挺腰一冲。‘啊~~~~’我单枪匹马的直接插入最深处,痛楚与快感交叉在一起,使得妹妹不小心叫起床来了。过了片刻,妹妹看我没有继续动,才轻声细语的说:‘可……可以继续了……’我听完后,开始用力的抽送着,同时双手也没停下来,将胸罩解开抚摸着她的乳房,同时妹妹也抛开羞耻心似的不断的呻吟着。‘啊啊!好……奇怪的感觉呀!’‘别……别射进去呀!今天……嗯……不行!啊啊!’妹妹似乎到达高潮,我的肉棒感觉到一股暖流如千万雷霆之势冲出来。‘呼!’我在即将射精的最后一刻把肉棒抽出来,不小心就射在妹妹的脸上……‘信凯……你怎么把这种东西喷到人家脸上到处都是呀……’高潮余韵后的妹妹脸上红潮未退,加上那犹如豆浆的精液还有这样的言语……天哪!传说中的颜射最高境界?让人想入非非想再来一次,不行……好不容易红血球大军退下了,是时候收手了。‘你被催眠了。’妹妹脸上的红晕仍在,但明显不同的眼神告诉我指令依然是有效的。在命令妹妹稍做盥洗之后,我准备做一些事后的命令。‘逸蓉请你告诉我现在的日期,并且你在这天想做的事情。’‘七月三日,我要和信凯庆祝生日。’‘不对哟!今天是七月二号,只是日历撕错了而已,所以你还没有和信凯一起庆祝生日喔!’‘因为小时候骑脚踏车太激烈的缘故,导致你的处女膜破裂了,所以明天和信凯做爱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奇怪哦!’返回的部分做好了,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部分了。虽然不想,但我没有权力干涉妹妹的命运,我并不是所谓的神,更不是那位拿着黑色笔记本旁边有个旁人看不见的怪物的人。‘从现在开始,你听到“你被催眠了”这指令时,再也不会陷入这样的状态,懂吗?’‘是的……’‘那么,等到我一把房间的门关起来你就会醒过来,知道了吗?’我从床上爬起来,慢慢的把门关了起来。一切,都结束了。我依旧是个宅男。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